常熟新聞網首頁

手機新聞網

新聞客戶端

小白就診記

陳天琪

我記得,小時候父親帶我坐出租車去的最遠的地方是蘇州,之所以這么奢侈,是為了帶一只叫小白的孕貓去看病。

小白是我家的公貓阿黃帶回家的流浪貓。剛來時又瘦又小,渾身臟兮兮,眼角糊滿了眼屎,灰色的毛都打了結,整個像是一個臟拖把。它在我家吃了幾頓飽飯后就再也不肯走了,而且肚子不餓了就有心情打理自己,沒事就舔毛。認認真真舔了幾天后我們發現它竟然是只漂亮的貓咪,除了尾巴是黑色的,背上還有塊黑斑,其余的則全是雪白,因此我們全家一致決定叫它小白。

小白脾氣極溫順,努力地討好每一個人。我放學回家,它總是圍在我腳邊一邊叫一邊拿腦袋不停地蹭著,直到我摸摸它的背,它才滿意地走開。可能是挨餓挨得太久了,它對于吃的尤其執著,要是有人手里端著什么東西,哪怕是裝水的臉盆,或裝著垃圾的簸箕,只要從它身邊走過,它總是一躍而起,兩眼發光地緊緊跟在人身邊,喵喵叫個不停,躥上蹦下緊追不舍,直到你停下給它吃上一口才罷休,如果是不能吃的,也要讓它聞上一聞,它才抖抖腳悻悻地走開。

小白在我家生活了一年多,養得白白胖胖,肚子也越來越大像個皮球,和剛來時的拖把樣簡直是判若兩貓。我問媽媽小白吃得這么肥,會不會太胖了。媽媽卻說它不是胖,是要生小寶寶了。這下可把我樂壞了,天天盼著它快點生一窩圓滾滾肉乎乎的小貓咪出來。

日也盼夜也盼,終于盼到了那一天。

那天早上小白顯得有點坐立不安,專找一些隱蔽的角落往里鉆,嘴里還不停喵喵地叫著,媽媽說這可能是要生了。我立刻像個保姆似的跟在它身后跑進跑出,生怕錯過了小貓的出生。可是等了一天一夜,小貓沒出生,小白的精神卻越來越差。爸爸說這怕是要難產,必須帶它去醫院。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的常熟城里是沒有寵物醫院的,我們只能去獸醫站試試。于是,把小白裝進紙箱,貼上封條,鉆上一些透氣孔。我抱起紙箱,出門叫上出租車一起直奔獸醫站。

到了獸醫站打開紙箱,獸醫們全傻了眼,說,這里只看豬、羊、牛這些大牲畜的,貓是不會看的。不過他們讓我們去蘇州吳縣的團結橋獸醫站試試。一聽小白要轉院去路遠迢迢的蘇州,為了爭分奪秒地救小白一命,爸爸咬咬牙決定再次打的。

一路上小白不知是不舒服還是受了驚嚇,高一聲低一聲地嘶叫著,聽得我心里直發毛。好不容易趕到蘇州,也是小白命不該絕,蘇州獸醫站的醫生竟然答應試試看。醫生拿出了一個鋁盒子,里面是一個玻璃的針筒和兩個鋼的針頭。他從里面挑出一個細一點的針頭,對著陽光看了看,走到水泥的洗手池邊把針頭在池壁上磨了幾磨,大概是用得太久針頭太鈍了吧,然后再丟回盒子里開始煮了消毒,一系列的操作看得我目瞪口呆。要不是小白生命垂危,要不是實在沒有其他醫院可去我是不敢把我的小白交給這么一個不靠譜的獸醫的。

等把針筒消了毒,醫生把小白屁股上的一攤毛剪掉,開始給它打針。針頭還是太鈍,扎了一下沒扎進去。小白本來就精神不濟,被這么扎了一下突然回頭咬了一口,“破口大罵”。醫生大概見慣了這陣勢,他的“病人們”可能時不時地要來這么一手。所以沒等小白咬上,他就速度飛快地往后跳開了一步,操著蘇州口音說了一句:“各個貓倒結棍了嘿哇。”好不容易打完針,醫生就把小白抱到里面的治療室。我和爸爸只能在外面等著。等啊等啊,過了不知道多久,醫生總算出來了,一邊擦汗一邊說:“幸虧你們送來得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大著膽子問:“貓咪怎么樣了?”醫生說:“生了三只,蠻漂亮個。”爸爸長舒了一口氣,對著醫生千恩萬謝,我則飛快地跑進治療室,把小白母子裝進紙箱帶它們回家。

一路上小白出奇的安靜,它不停地舔舐著它的寶寶們,任憑它們在它的懷里拱來拱去地找奶喝,等到車子開到陸慕時它已經沉沉地睡去了。

    聲明:所有來源為“常熟日報”和“常熟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0512-52778455,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責任編輯:浦斐]

標簽:

捕鱼大师官方网 nba比分推荐 股票开户流程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查 电脑上那些可以赚钱是真的吗 15选5开奖玩法 内蒙古11选5遗漏导航 时时彩盈利计划图 竞彩篮球胜分差推荐 神龙坛二肖中特期期准 股票融资利息 北京赛车是违法的吗 贵州快3官网 幸运赛车群 福建11选5投注 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准力 广东省福利彩票软件